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甲醇>信息正文

南华期货西北煤化工产业链实地调研报告

阔途资讯   2020-12-10 08:12:40

近期工业品整体涨势较猛,我们趁此机会对西北的煤化工企业进行了走访,一是深入产业,加深了解,尤其是对西北的几套相对容易混淆的MTO装置进行一个比较详细清晰的梳理;二是了解目前产业链中各个企业对当下化工品价格的看法。

 

此次调研历时8天,从西安出发,途径西安、延安、榆林、达旗、最终结束于大路工业园。走访了多家聚烯烃、乙二醇、甲醇生产、贸易、运输企业,以下是各家企业的走访详细情况。

 

 

DAY 1 西 安

 

聚烯烃贸易企业A

 

母公司成立于1996年,是一家致力于橡塑流通领域,集原料经营、仓储物流服务及技术咨询为一体,在国内拥有较高的知名度和良好的口碑,目前拥有20多家分公司。此次走访的企业A就是其中一家,此公司于去年年底成立。主要代理中石油西北公司陕西的资源。

 

销售的下游企业种类较杂,整体产品比较低端,附加值低的农膜、注塑为主。高端占比不到20%。(最高端医疗类、食品类),管材料需求较好,主要由于关中地区正在进行国家水网改造,需要大量用HD,西北地区管材生产主要在银川和兰州。

 

目前整个陕西聚烯烃需求30-40万吨,大多产量还是需要外销。中石化已经退出陕西市场,市场主要是中油和煤化工资源为主。现在陕西市场无论煤头油头都依靠竞拍成交,市场平分秋色。目前产业往西北转移,带动了当地的需求提升。农膜方面陕西当地基本被山东地区农膜企业所覆盖,陕西本地企业难以竞争。2020年,中石油西北大区聚烯烃产能共投放30万吨;陕西本地塑料主要来自蒲城清洁能源,距离西安近是其主要的优势;后期还有延能化的装置准备投产,西北产能后期将进一步增大,延长、中煤等装置主要直接火车拉往外地。

 

对接的下游大小客户都有,贸易方式也不同,大型下游大多会在年初定半年左右长约(会参与点价交易,部分企业有5000吨左右的长约量),另外的小型下游由于企业体量较小,一个月几十吨的客户较多,对期货接受度不高,很多对点价没有认知,对贸易仍然停留在传统交易的层面。公司区域划分比较细,比较限制贸易扩张。总部层面会统一参与期货交易、点价,主要用于套期保值。但套保比例很低,大约3%。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关中下游市场对期货接受度仍然较低。

 

目前对降解塑料暂时还没有参与。LD今年行情较好,最好的时候日涨幅达到800-1000元,认为短期下游包装膜不会因为LD-LLD价差高出现替换,但是时间如果超过3个月,可能会考虑调整配方。受疫情反复影响,纤维料需求一直很好。近期价格上涨有显,拉丝料在9000元左右,下游编织工厂接受难度大,有暂时停止生产的想法,等待价格回归合理价位。今年EVA因为光伏需求非常好,很多与LD联产。这波涨价以LD为代表。LD下游量比较小,小众需求,国内投产意愿比较低,主要靠进口。公司当下对拉丝料价格表示观望,总体认为价格偏高,策略上认为在8800以上除非有客户预定要,不然坚决不主动接货。

 

聚烯烃贸易企业

 

公司成立于2014年,集塑料制品的加工、生产以及销售;塑料原材料、橡胶原料以及制品、化工原料以及产品的销售等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司。公司主营国产煤化工,油化工等各类聚丙烯聚乙烯原材料,市场涵盖了陕西和周边省份以及华东、华北、西南、华南等地区,尤其薄壁注塑餐盒产品专用料终端销售量占比高达80%以上。

 

公司拿货模式主要来自上游工厂采购,占比90%,临时外采占比不到10%。陕西一年用量50多万吨(塑编协会统计)。给下游定价主要方式是在出厂价基础上+30元/吨,蒲城另有10元装车费,实际只赚20元/吨,基本只赚价差,自己会留一些现货敞口,标品货源可能会考虑套盘面,一般正常情况企业保留2-3天库存。公司目前成立了期现部,目前正在招人,计划在华东操作期现和点价。

 

目前西北上游企业想扩大直销比例,不想让贸易商分一杯羹,正在大力开发终端客户,但是终端开拓很难。考虑到账期、规模等因素,参与难度很大,以目前的产业格局看,贸易商仍是必须的,不然上下游衔接不起来。目前整体陕西直销率在50%以上。这波上涨西北贸易商整体还是现货多配了一些。西北到华东运输主要汽运,火车也有。西安到临沂车运费用大概250左右,到华东350左右。大体上看铁路会比汽运便宜60-80元/吨,铁路运费波动不大,大多波幅在30左右。但是铁路运输有周期,下游在当天下单上游不一定能发货,可能会拖延2-3天,到货比较慢,至少需要一周时间。季节性上,大雪天对火车运输依赖比较大,因为汽运会受高速封路影响。

 

最近聚烯烃价格涨势较猛,下游有抗拒,有数家对接下游考虑停车。薄前期拉丝共聚价差拉平,公司看扩大,相对价格偏低,目前拉到400,有部分资金盘面套非标,目前绝对价格偏高,目前9100的西北共聚,公司认为高估。也发现部分下游开始用粉料或者过渡料替代。薄壁最近需求增量的比较快,下游设备数量增加的很快。主要也是受外卖需求好的影响。前期农膜行业前期修改标准计划增厚以减少破损浪费,但是落地难度比价大,商家考虑成本仍然不愿意增厚。而且农膜厚了会影响弹性与韧性,某种程度还是影响使用。

 

DAY 2  延 安

 

 

聚烯烃生产企业(MTO)C

 

MTO企业C是集煤化工、天然气化工和石油化工能源综合利用的新型能源化工企业。下属共有180万吨/年甲醇装置,去年年产量约181-182万吨左右。42万吨/年HDPE装置,30万吨PP万吨,另外还有2.5万吨/年乙丙橡胶装置、20万吨正丁醇和8万吨的2-丙基庚醇。由于在今年6月之前装置仍一直处于试运行,年初全年目标产量聚烯烃62万吨,目前稳定生产,目标不减,已经完成生产66万吨,现在目标全年70万吨。从产能上看,180万吨的甲醇产能与72万吨的聚烯烃产能并不匹配,这是因为工厂还有部分乙烯来自石脑油裂解。

 

厂区在2013年立项,中间缓建2年,先后订址黄陵、洛川,最后到富县,所以虽然投产较晚,但是仍然用的是一代DMTO技术,目前烯烃操作能力在60%- 105%。计划2021年8月会检修技改(,技改后负荷可以达到110%。附近自己有油田,天然气属于其中的伴生气,没有进国网,厂区自己拉了管线,所以不受西北限气影响,天然气成本1.09元/立方。厂区的甲醇生产不经过精馏,直接用于生产聚烯烃,含水9-10个点。有粗醇罐3个2万吨,还有一个小的,因为外购的是精醇需要单独放,总罐容大约1万吨,另外还有聚烯烃库容1万吨。另外聊到聚烯烃装置的切换与检修,由于装置大,过渡料产量高,牌号切换并不容易。检修一般考虑全场区甲醇聚烯烃一起停车,一般2-3年大修一次,开停一次需要大几千万。公司前10个月略亏,月均营业额接近5个亿,本月烯烃价格好, 目前营业额已经接近5个亿。聚烯烃销售以网上拍卖为主,运输则以铁路为主,公路为辅。液体则以公路为主。聚烯烃的目标主要是长江三角洲、珠江三角洲以及京津冀地区。全国有30所中央仓库辐射20个省。

 

 

DAY 3  榆 林

 

液体化工运输企业D

 

公司主要操作陕西的液体化工运输,是陕西最大也是唯一一家总车数超过100台的运输公司,公司总共有450台车,自有车辆将近100台,其余为挂靠车辆。其中250台左右负责甲醇运输,30多台车负责醋酸运输。,另外也承担LNG、煤焦油、柴油的运输工作。目前主要给神华榆林做运输,一天3000吨左右,约占神华的一半。

 

经营上面偏好固定长约,主要由于公司车队体量较大,优先考虑利润稳定。明年5-6月之后神华基本结束外采,省内运输需求会大幅下降,会考虑向外省拓展,同时考虑部分裁减车队。

 

运费方面,短程(100公里内)一般是单程运输,单程运输费用大致按照0.45元/公里参考(0.45元/公里当中运力成本当中油费20%-25%,过路费15%,工人工资30%。)远距离单程一般不考虑。极偶尔发车单趟到山东运费大约450。更多的是双程运输,榆林到山东300元/吨,返程200元/吨,(一般双程运输的参考0.3元/公里左右定价)。一般榆林去山东运甲醇,返程运油品。目前运输车辆以铝合金罐为主,甲醇拉完拉油不用洗。如果洗的话,大约一次300-400元,打水蒸汽,耗时2个小时左右。目前个人买车跑运输大约2年可以回本,公司考虑场地及财务成本需要3-4年。

 

甲醇短途车主要以烧柴油为主,长途车烧LNG。目前国5标准已经没法进入厂区,柴油车国5标准还可以继续运输工作。陕西省内国三在近三年内报废有补贴,金额大约在 2-3万元/辆,主要对象是14年之前的老车,但是报销体量较大,实际补贴兑现有问题。

 

甲醇生产企业E

 

企业E是天然气制甲醇企业,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甲醇企业,工艺上改为煤制。拥有60万吨/年甲醇装置,去年技改之后生产能力可达70万吨。2019年该企业维持超负荷开工水平,2020年截止目前生产的产量在71万吨左右,预计今年全年产量可达75万吨。前期甲醇装置故障检修刚刚结束,目前甲醇库存较低,企业甲醇库容6万立。

 

企业建厂时间较长,产品质量较好,乙醇含量多在20PPM以下;目前以长约及现货销售为主,2019年企业长约占比50%,主要为周边烯烃需求,现货量多汽运至河北、山东一带。随着后续烯烃外采量减少,该企业计划再次启动其火运优势,此前考察企业车皮线路于2016年停用,不过该企业火运发车装置有约13条线,一车皮40吨左右,可同时装车8-9车皮,销往华东区域铁路运费不确定,至浙江预估500-600元/吨。如果西北烯烃配套甲醇装置投产顺利的话,本地附近甲醇消耗最多在20万吨左右该地未来销售路线大概率向东走。从汽运运输来看,本地煤制油稳定之后明年回程车有减少可能,山东至此运输有上涨可能。

 

今年甲醇全年低位运行,企业处于亏损状态,完全成本在1750元/吨附近,现金流成本大约1400元/吨,原料煤外采为主,单耗原料煤燃料煤合计单耗2.05吨(煤炭来自集团内部,运费38-40元/吨),另外耗水8吨(水成本较高,10元/吨水),电费0.45元/度。从煤炭价格来看,目前在490元/吨,高于5月份150元/吨。目前陕北煤炭转化率22%附近,后期有提升空间。厂区基本保持2年一大修(明年是大修年),正常装置春检和秋检时间不固定。对延长中煤二期投产的看法,认为其甲醇空分装置有问题,其需要持续外采2万吨/月,甚至可能持续到明年6月份。

 

 

DAY 4

 

聚烯烃生产企业(MTO)F

 

陕西公司主产品设计产能60万吨的聚烯烃,近几年实际平均产量将近70万吨,负荷把控属于附近区域的一个标杆,厂内聚烯烃库容2万吨,拥有20多个异地库,总库容在10万吨以上。甲醇制烯烃单耗大约在3左右,煤到烯烃的转换大约9比1。副产品有C4-C5,丙烷、MTBE和丁烯,工厂有裂解深加工装置OCU,可用富裕的C4生产丙烯乙烯,可根据C4和丙烯、乙烯的价格和相对利润,进行产品选择性生产,聚烯烃能产23个牌号,特别高端的做不了,只能做到比通用料线性拉丝稍微品种高一些的料,总体牌号切的比较少,产通用料的时候负荷可以开的更高,因此切高价料并不一定划算。同时是公司对产品创新有要求,偶尔会处于政治性考量的牌号切换,承担了央企的社会责任,疫情期间产了大量S2040。另外关于牌号生产切换,生产企业与销售公司有沟通机制,一月一次产销协调会,会根据市场调整。目前牌号切换技术成熟,一天就可以完成,过渡料较少,今年整体牌号切换并不频繁,拉丝的量比较大。明年陕西公司二期CTO可能考虑明年开建,目前处于环评阶段,初步计划可能倾向高压。

 

产品销售方面,企业目前产品80%给贸易商,长约为主(长约主要是为了确定贸易量),具体每一单再签小合同(为了确定价格)。销售模式和中石化相似,客户有等级划分,主要根据贸易量参考,价格上会有奖励机制,计划性会比较强。PP主要去华东,PE主要去华北,这几年西南需求好,去西南的量逐年增加,去西南汽运300多的运费。公司没有自己的运输公司。输完全依靠第三方车队。

 

产品定价机制方面,公司设有定价委员,参考两桶油各地区报家,近期开始更多的参考宝丰、大唐等煤化工企业的价格,结合自身库存和产品品质进行定价,从而实现工厂的产销平衡以及工厂和贸易商之间的合作共赢。公司有计划参与期货套保与外贸。

 

检修方面,今年刚检修一个月,明年预计不会有检修。上一次在17年,甲醇基本与烯烃同步,偶尔甲醇装置出问题会考虑临时外采,来源是周边甲醇厂,但远兴100%供蒙大,开车以来只外采过一次,大约十多万吨的量。本次技改加了气化炉,目前共7台。

 

今年疫情期间公司的经营情况。认为今年整体聚丙烯行业价格比较低,本地库异地库基本都堆满了。下属还有个煤机制造厂,当时作为一个应急临时仓库。厂库聚烯烃设计库存能力2万吨,今年疫情期间被迫放到了3万吨。赛科纤维料卖到2万多的时候,中煤榆林纤维料最多卖到11500,因为领导要求不能哄抬物价,当时产品倾向于直销给口罩厂,例如道恩等企业。当时在疫情的冲击下催化剂紧缺,虽然切换了,但是产量仍然并不大(S2040仍属于小牌号)。聚烯烃牌号今年只新增了S2040,其余牌号整体稳定。疫情期间甲醇价格低迷,但公司仍不考虑不降负荷外采,主要考虑自身体量较大,降负荷外采会立马提振市场,意义不大。对于聚烯烃后市看法,认为年底可能行情大概率就最近这一波了,下个月就开始对供需逐步悲观,对线性不太看好。

 

聚烯烃生产企业(MTO)G

 

公司于13年开始建设,15年12月25日投料,一次成功,2016年就达成投产超产前期,当年产量63万吨。公司MTO采用的是DMTO-1,设计产能为30万吨PP ,以及30万吨高压聚乙烯,没有转产EVA。设计可生产PE14个牌号,PP157个,已经生产的是22个。聚烯烃加工成本2000左右。前期连续2年亏损。设备国产化率达到90%。空分、压缩均为国产。上游前期没有甲醇配套装置。现在即将投产设计产能180万吨甲醇,同时联产40万吨乙二醇。有4个甲醇罐,共计12万立方。前期最多放过超9万吨,安全液位大约在80%。聚烯烃库容很低,8000吨就到预警线。下游要加可降解塑料PGA,今年刚立项,同时集团要求在明年12月投产,建设周期极短。

 

MTO单耗为2.97-2.98,曾经开到过负荷110% 目前是105%左右。今年预计全年产量57万吨。主要因为今年四月经历了57天的一次检修。甲醇投产后聚烯烃负荷不会提升。一小时进料238吨。前期甲醇外采基本全是长约,采用第三方平台的月度价格结算,短期出现极端价格也会考虑周均价结算,但仍然参考第三方报价。92以上的粗醇就可以,新投产的甲醇也是粗醇。(目前外采的999甲醇,甚至买回来后还需要加水)采购甲醇在300公里以内,最远到过新疆广汇,之前大概有过一年左右的长约,汽车发货2000多公里,当时汽车的运费不比铁路高,甚至还更灵活一些。甲醇前期外采基本全是长约,采用第三方平台的月度价格结算,短期出现极端价格也会考虑周均价结算,但仍然参考第三方报价。

 

MTO检修方面,基本每年会有小修,时间跨度在10天至一周左右,自己有罐容,基本对市场没有影响。15年开工到今年,就在今年4月检修了一次。根据这次走访情况来看,国内MTO装置运行目前都很稳定。聚烯烃排产原则以销定产,主要参考利润和客户需求,可能每年的产品结构都会改变。

 

PP的K8003、S1003拉丝料是主产品。另外要在公司开户,竞拍最小单位是30吨(一车),提货期为一周内,基本在异地库提货。集团共有30个左右的异地库,厂库提货很少。聚烯烃销售上首先考虑销路畅通,目前价格较高,但下游抗性不大。定价上神华榆林、包头、新疆统一定价统一销售,上方有统一的销售公司协调资源。销售主要30%-40%直销代理,剩下的以网络竞拍为主。

 

180万吨甲醇新装置动态方面,目前计划12月中下旬试车,达到满负荷需要一个过程,试车负荷6成,试车负荷到满负荷的时间不好判断。目前市场对冬季开车有担心,但表示对冬季开车很有经验,认为外界传闻的需要到3月才开车的说法站不住脚。前期空分、锅炉、气化炉等分段试车已经完成,即将开始联动试车。装置共3+2个气化炉,因此神华也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单台气化炉。甲醇开产后外采订单会慢慢退出。

 

乙二醇明年5-6月投产,也是集团内唯一一套。成本大约在3300左右,现在已经在建立销售与贸易团队。乙二醇投产后不会影响甲醇产量,不是共用合成气。测算过明年乙二醇的投产后的情况,至华东铁路运输与汽车运输成本只差几十块钱,销售至华东运费大约800元(EG的罐子要求特别高,不能混装,不能像甲醇一样返程拉油,只能空返,因此成本高。)根据现在华东将近3800的价格,已经做好了投产即亏钱的心理准备。

 

 

DAY 5 聚烯烃生产企业(MTO)H

 

公司成立于2005年12月31日,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西南的九原工业园区科技园内,距离包头市中心约30公里,项目是世界首套、国家级煤制烯烃示范项目,总投资147.6亿元,占地面积约250公里。

 

一期除了MTO装置其余装置全部依靠进口。年设计生产主产品聚乙烯30万吨、聚丙烯30万吨和部分副产品,包括硫磺、戊烯、甲基叔丁基醚(MTBE)、2-丙基庚醇等,项目有5台气化炉(每台日耗煤量1500吨),产品统一销售,销售总部在包头。聚烯烃主要销往华北和华东市场,以华北为主。2PH(二丙基丁醇)、MTBE、C4、C5等副产品主要在天津,山东等地区销售。

 

近年产量突破设计能力,开工率逐年提升,至今累计生产聚烯烃591.58万吨,向集团上缴利润23.5亿。今年前期计划生产63.5万吨,目前已经完成生产任务,截至目前产量为(11月底)为64.17万吨,销售64.28万吨,产销基本平衡,预计年底可以生产70万吨左右。70万吨产量中PE产量略微会高2万吨左右。预计到月底8700万盈利,预计到年底盈利1亿以上。(1-6月基本全面亏损)。策略上会根据利润情况选择甲醇还是烯烃装置降负,甲醇外售与临时采购都有发生。

 

目前公司正在积极推进二期工程项目的论证。二期大致200万吨的甲醇已经确定,50万吨的PGA(生物可降解塑料)以及107万吨乙二醇确定(与PGA原料联产),剩余终端路线尚未确定,另外神华榆林5万吨可降解塑料计划明年9月生产。论证大约需要到2024年左右,实际投产可能需要到2026年之后,二期计划产品从单一化向多元化发展,二期准备继续做全国示范,气化炉、空分等装置计划全套国产。C4、C5计划转聚烯烃。

 

MTO单耗为2.94,一个小时进料260吨。今年3-4月降负荷,主要因为疫情需求不佳以及运输受阻导致胀库,负荷降到8成,导致成本提高(折合一吨聚烯烃成本上升500-600元/吨),全面亏损。去年10月份检修过一次,明年检修计划预计在10月份,具体还要考虑运行情况,但大概率是全厂区全部停车。今年原计划有16天的检修,由于今年效益不好,以零星检修的方式完成。装置早期基本是每1年半检修一次,目前慢慢放长至每2年检修一次。

 

公司聚烯烃金属元素含量控制的很好,杂质方面优于石化企业。总体考虑,在原油60美元以上,煤制烯烃企业才比油制有优势。聚烯烃销售价格比较灵活,参照石化行业做比价,与榆林不同,基本没有长协长约。全密度装置HD与LL的年产量,以线性7042为主,销售竞拍为主。HD、LD与LL的成本大致相同,牌号不同有差别。全密度装置调整不按需求调整,也不参考价差和利润,工厂会在年初定下生产计划,全年贯彻。(主要考虑物料平衡,每吨全密度装置调整不按需求调整,也不参考价差和利润会在年初定下生产计划,全年贯彻,主要考虑物料平衡(每吨HD和LLD丁烯单耗差距0.08),个别时候会考虑高附加值产品。今年生产纤维料S2040共1.8万吨,体现了国企担当,目前想开发一个新的技术,S2040H。异地库与整个集团共用。曾与下游企业对接过,考虑直接在厂区内直接建塑料膜厂,但是由于是国企,这样的合作形式审批难度极大。

 

 

DAY6

 

甲醇生产企业 I目前该集团拥有甲醇年生产能力212万吨,稳定轻烃年产20万吨(2018年底投产,2019年8月8日开,与易高装置相同,开工不太稳定,去年只开过2次,大约1-2个月)。该企业后续有年产15万吨的有机硅项目(明年6月投产,15万吨有机硅消化甲醇12万吨)、年产12万吨的甲醇钠项目(明年3-4月份投产),以及石墨烯项目,还有20万吨DME项目。后续随着MA下游产业链的完善,MA自用消耗量预计能达60%以上。除此以外,近期准备投产两个新技术装置(加氢气化、催化气化),属于煤制气,主产品是LNG,年产量大约产量2亿立方。开工后会减少甲醇的合成气来源,之后每开一套大约会影响甲醇300吨-500吨日产量。内蒙厂区实际产量能达到160万吨(也是今年年初的计划产量)。但今年由于疫情与较多的故障,最终年产品估计在140多万吨。(由于设计时长是7200小时,因此明显开工率表现会比较高。极限开到130%)。厂区现有6万立交割厂库(以前是2万立方),明年还有2万立的新规划,交割库贴水太大,交割库有些形同虚设的感觉。销售端70-80%交付给长约,目前库存是负的。在东盛配有800万吨的煤矿。但热值比较尴尬,为4800左右,作原料煤不够,作燃料煤浪费。因此甲醇的原料、燃料煤主要外够为主。(燃料煤使用4500,单耗1.6+,原料煤5500,单耗0.6+,由于燃料煤热值低,单耗略高)厂区位置不好,离煤矿较远,距离主力原料煤矿240公里,动力煤矿距离100公里(与世林同一个煤矿)。自己的煤炭发秦皇岛。厂区共15个鹤位,一个车40分钟(与大多工厂相同),装运西北荣信最快(管道粗),25分钟就好。明年4月有大检修计划(换催化剂),25天左右,2套60万吨的装置轮修,先修二期。今年前期故障确实很多。甲醇装置一般合成和空分的问题比较多,检修概率比较大,尤其是空分。开停车一次400-500万成本(短停),利润不好会考虑降负荷。检修配件方面,国企喜欢用进口的(会考虑最好的),但是新奥这些私企,会考虑性价比,用国产。销售方面,主要给附近MTO供货有长约,大约一个月4万吨左右。山东盛德源25万吨的二甲醚近期在内蒙古周围新建厂区,将给与长期供货(管道运输)。内蒙古整体配套服务以及环保政策上面有优势(环保要求没那么高)。认为明年开始西北压力会很大,外省方面跟渤化有合作倾向,认为渤化5月份会投产。认为目前市场有较高的隐形的需求,延安能化每周外采几千吨。燃料方面,目前主要使用的主流危化品燃料有甲醇、杂醇油、混油、渣油、废油等,近期环保查的越来越严,现在只要烧出来有味道的,有废气的都没法使用。因此目前对甲醇燃料需求反而越来越大。另外今年烯烃开工率高,利润太好,是今年甲醇隐形需求最大的增量。另外还有不少甲缩醛、草甘膦新建的工厂,公司当下也在考虑MTA装置。公司认为西北价格能挺住,主要认为公司库存低,了解到的下游库存也不高,尤其是山东库存也不高。同时认为明年神华榆林、鄂能化投产后必然会影响西北供需格局,认为发货至少发到鲁南,但是到华东与进口货竞争压力很大,往南最多到只能到连云港。

 

DAY 7

 

乙二醇、甲醇生产企业 J公司成立于2006年;2010年10月甲醇装置建成,2011年4月正式投产,2个月后满负荷。企业拥有年产20万吨甲醇(多元料浆煤气化, 早期计划是30万吨甲醇,最高时候达到33万,由于乙二醇合成气来源与甲醇共用,乙二醇装置投产后,甲醇产量下降至20万吨。)、14万吨MTG(甲醇制稳定轻烃装置)及一期12万吨的MEG项目(2018年4月份投产,本来计划为24万吨,乙二醇市场较差,取消改为DMC)。其中MA装置可开满年产可至33万吨,MTG装置停车许久暂无重启计划;MEG采用上海浦景化工的技术。

 

甲醇单煤耗大约在2左右。甲醇满负荷可日产1050吨。乙二醇现金流成本约在3600元/吨,甲醇在1700元/吨,装置偏小,单耗高,由于甲醇也亏损,所以合成气的使用没有调整。目前三台锅炉轮检,停一台会使得蒸汽不够,无法精馏,目前甲醇日产650吨。

 

目前甲醇、乙二醇都处于零库存,周边销售情况略紧。销售方面基本就是最原始的现货销售方式,没有长约,但附近MTO会稳定每天拿一些。销售主要靠汽运。乙二醇有三个装卸台,甲醇有一个装卸台。甲醇有两个大罐,一个合理容量约1.2万吨,乙二醇只有一个1万吨。因为日产量低,疫情期间罐容压力也不大。乙二醇往华东大约550的运费,海运汽运都有。乙二醇还可以发铁路(因为华东距离远,1000公里以上铁路运输划算),其中海运相对成本低一些。冬季销售中会有一半会卖给燃料市场,觉得燃料市场对冬季需求支撑很强,今年价格低,以及环保因素,甲醇价格比天然气合适,今年燃料需求会表现特别强。主要终端是直接烧锅炉和醇基燃料。说起为什么甲醇性价比比天然气高但是下游不优先考虑甲醇锅炉,说是主要处于安全考虑,甲醇是危化品,甲醇锅炉仍然处于灰色地带。

 

检修方面,目前基本维持两年一大检修一年一小检。4-7月的时候乙二醇价格太差,因此曾经合成气全部转为甲醇。全年计划25万吨左右。乙二醇从成本考核,最低负荷也得开到85%,不然就不如不开。目前仍然优先考虑优先生产乙二醇。有机硅主要工艺为合成气制草酸二甲酯制DMC,因此DMC上市后EG量会减少大约一半,目前市场对DMC预期利润很可观。对后市觉得近期基本调整到位,短期可能会稳一稳。前期下游本身库存低,需要补至安全库存,近期涨价太猛,目前心态上比较偏观望。甲醛、醋酸还不错。就MTBE差一些。

 

公司对于盘面套期保值基本不参与,上市风险把控比较严,目前没有专业团队,尚无参与期货打算。

 

甲醇生产企业K公司有一期年产60万吨甲醇(前期规划120万吨)项目于2012年10月份投产,集团拥有煤矿约3000万吨。累计投资170亿元建设沙圪堵循环经济化工园区、大路煤制甲醇化工园区和乌兰察布市旗下营氯碱化工园区,就地转化煤炭700多万吨,形成年产440万吨煤化工产能。厂区3套锅炉(2开1备),2套空分。副产品有硫磺硫酸。目前情况看前期计划的二期60万吨甲醇装置可能不建了,目前正在考虑其他装置,未来考虑煤制乙醇35万吨,已上报,尚在讨论中。上游有自己的煤矿,原料煤燃料煤都有,原料煤基本热值采用大于5500大卡的煤种。共有4个甲醇罐,平时用3个,1个备用(疫情的时候也没有启用),每个有2万方的罐容。厂区共8个鹤位,只白天装货。

 

甲醇实际年产量在70万吨以上,一天约在2200吨左右。主要发货山东、河北以及周边,(周边占约20%,主要是附近MTO,外省占比约80%。)其中长约占比约80%。河北主要供二甲醚企业,长约大多在年底商谈。长约量如果没有拿满,基本依靠双方协商,没有销售的量依靠其他的客户消化。今年销售情况还不错,基本每月完成计划。定价参考大路园区企业。运输主要靠第三方车队,其余依靠返途的回程车。目前销售基本保持0库存的状态,现产现销,不会根据价格形式判断对库存进行调整。厂区离久泰MTO距离非常近,一般直接按出厂价报价,运输按趟计价。运费MTO出,每周二定价,每年供MTO大约3-4万吨。往港口会供浙江MTO,通过天津港走船。提货周期最长14天。

 

历年检修大体平均参考13-14个月大检修一次,时常大约1个月左右。明年大检修计划在3月份。认为冬天涨价与冬季燃料关系比较大。近期荣信停售,周边下游需求挺好。认为国庆后传统需求还是比较稳定,但比起前期提升并不明显。总体而言对未来行情态度谨慎偏乐观。

 

 

DAY 8

 

聚烯烃生产企业(MTO)L西北极具潜力的大型民营化工企业,公司前身最早成立于2002年,是中国最早的煤化工企业之一。新公司成立于2007年,装置于2010年10月份投产,11月销售至19年5月直至二期MTO装置投料,60万吨的MTO项目立项于13年,19年6月正式投产。目前已经投产的有100万吨的甲醇和60万吨 MTO装置, MTO装置甲醇消耗量在180-200万吨,大约有80万吨左右的缺口。前期有延期的200万吨甲醇和配套100万吨乙二醇项目,其中甲醇明年年底前必须投产,乙二醇进度上大约会相对慢半年左右。(200万吨的甲醇装置预计甲醇年产量可以达到230万吨,乙二醇的甲醇单耗大约在1.5吨甲醇左右,因此100万吨的乙二醇可以消耗150万吨甲醇,剩余富裕甲醇用于弥补MTO甲醇缺口,全部投产后整体企业可以完成内部甲醇平衡,但是乙二醇投产有推迟,明年年底甲醇将会出现大量外售)另外三期计划了100万吨的甲醇和50乙二醇,时间相对不确定,后续还有PTA(煤制PTA,即MTA技术)和PET(PTA和MEG落地后,最终完成一块煤到一匹布)。另外还有规划在临沂临港区上PDH装置。是全国唯一一家通过甲醛法量化产MEG的公司,能够适用于长纤(普通煤制乙二醇通常只能掺混油制去使用),纯度比较高,杂质比较小。同时如果未来MTA装置投产也将是内地唯一一套PTA装置。MTO目前开工率在110%左右,目前只产标品7042与2080。PE端是全密度装置,19年产了部分8007、8008等低压产品。排产主要根据利润考虑,没有特别大变动的话,基本产7042为主,明年MTO有规划检修,技改后可以投产低压管材和低压中空。

 

聚烯烃主要销售面向华北,没有向华东辐射。主要汽运,没有异地库,整体运输距离比较近,最南端到河北山东。(1000公里以内,一般发货后24小时内可以到)。近期下雪发货有影响,一般影响0.5天-1天。甲醇与烯烃成交基本都是以招标的形式(送到价)。直销比例在10%左右(主要通向改性料、塑编、BOPP),其余90%通过贸易商消化。今年西北大的甲醇厂基本都检修完了,明年甲醇春检量不会太大。下游反馈方面,认为BOPP订单没有问题,可以维持到年底。塑编这边有一些压力,加工利润比较低,终端基本是月度订单,因此12月初下游塑编可能会调价,了解下来整体成本还是可以向下传导的,塑编制品库存前期有积压,随着这波 PP上涨,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。对于后续PP行情,认为前期的主要逻辑盘面已经兑现,短期可能会有一个回调,但以对目前的下游反馈,认为下跌空间不会很大。

 

 

小 结

 

聚烯烃供应端从我们本次调研情况来看PP拉丝排产回升至中性偏高水平,LL排产比例同样处在中性偏高水平,非标来看LD依然强势,HD相对弱势,从全密度装置的排产情况来看,大部分均已转产LLDPE,故非标转产压力已相对前期有所缓解。近期石化库存压力初显,石化价格出现下调,但从整体显性库存水平来看仍显健康,新增产量与进口缩量部分抵消,PP和L估值也逐渐回调至合理水平。关于后市看法,PP拉丝由于前期上涨过快,下游塑编企业利润不加相对抵触,但由于价格月结算,原料价格上涨也可以传导到下游,压力不大;BOPP利润较好,目前订单多维持到明年1月,但从BOPP企业原料备货情况来看,多数备货25天到1个月,锁定利润,时间上来看与下游订单也比较符合,上周BOPP原料采购有所放缓,多消化库存为主,后续需要观察下游订单的持续性,总体来看,下游有边际走弱的迹象,但短期难言拐点。LL下游农地膜整体需求季节性走弱,部分区域如西北地区农地膜需求较好,另外双十二、圣诞节前包装膜需求仍然较好,包装膜需求支撑仍存。预计回调幅度有限。

 

甲醇情况内地情况整体好于预期,厂家上游普遍库存极低,预售情况较好,不少企业实际库存为负,由于提货期的存在,资讯网站的内地库存实际不能表现真正的厂家销售情况,需要结合预售数据来综合判断,目前上游库存结构非常健康,且确实存在超预期的统计外需求,比如有机硅、甲醇燃料等,我们判断短期内地价格比较中性,结合近期伊朗与国内西南装置的限气问题,同时港口整体高库存低流通的格局综合判断,01合约下方回调空间有限。但另一方面,明年鄂能化(元旦后投料)、神华榆林(根据走访情况,12月下旬如预期投产相对可能性较大)、久泰装置投产之后,内地确实压力较大,整体陕北、内蒙地区甲醇需要向山东大量流出以达到新的平衡。

 

乙二醇煤制工艺迅速发展,已建和在建的煤制装置逐渐增多。工艺不同,各生产厂家的生产策略有所不同,通常一头多用的装置会根据经济效益调节产量,若乙二醇经济性较好,会满产乙二醇;若乙二醇经济效益差,则会转产其他化工品。西北地区尽管煤炭资源丰富有一定的成本优势,但由于主要销区在华东地区,运费相对较高,在现货价格低位运行时西北厂家还是比较煎熬;且从品质上考虑,煤制和油制乙二醇还是有一定的差距,仅有部分煤制乙二醇属于聚酯级。传统工艺来看,目前西北地区部分前几年计划投产的小装置已经取消,按原计划投产的装置,产能相对较大。展望后市,乙二醇整体投产压力仍然较大,供需格局难有明显改善,但目前估值已经处在偏低水平,整体估值逻辑仍然受成本端主导,近期原油受OPEC+谈判利好支撑,乙二醇价格重心预计随着成本的上移,继续做空性价比不高。(来源:南华期货 戴一帆)

 

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