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甲醇>信息正文

2021年甲醇价格重心料抬升

阔途资讯   2021-01-14 10:00:40

甲醇主力合约于2020年12月18日创下近两年新高2562元/吨,而后由于宏观避险情绪升温陷入回调,目前偏强振荡。展望2021年,甲醇市场供过于求问题将缓解,供应过剩量预计仅有5万吨,加之宏观环境略微向好,甲醇价格重心有望抬升。

 

2020年部分产能推迟至2021年投放

 

国内情况

 

近年来,我国甲醇新增产能集中在西北、华北地区,且以煤制甲醇为主。2020年,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实际投产产能远低于计划投产产能,新增产能542万吨,其中配套MTO的产能220万吨。截至2020年年末,国内甲醇总产能预计为9914万吨,较2019年增长11.8%。生产利润方面,2020年年初,在疫情的打压下,需求大幅下降,甲醇价格走低,生产利润缩水,之后被动跟随油价低位振荡,8月前甲醇生产一直处于亏损状态。8月之后,甲醇基本面边际好转,价格重心开始上移,上下游利润重新分配。

 

由于2020年部分产能推迟至2021年投放,2021年新增产能依然较多,约830万吨。如果新增产能都能按期投放,那么到2021年年末,我国甲醇总产能将达到10184万吨,增长8.4%。2020年上半年,甲醇价格大幅下挫,生产利润深度回撤,加上疫情因素导致不确定性增加,装置的投产力度低于往年。若2021年疫情持续得到控制,经济继续复苏,则新装置投产将较2020年更顺利。以2020年甲醇产量6714万吨为基数,2021年甲醇产量预计为7280万吨,增长8.4%。

 

进口情况

 

截至2019年年底,全球甲醇总产能为1.5亿吨,其中我国占57%。近年来全球甲醇产能投放多集中在我国。不过,2015年起,以美国和伊朗为代表的北美和中东地区也加大了甲醇产能投放力度。2020年,伊朗kimiya pars的年产能165万吨的装置和Busher的年产能165万吨的装置顺利投产,但装置检修频繁,整体投产力度不及2019年。

 

截至10月,2020年国内累计进口甲醇1079.6万吨,同比增长23%,创近10年的新高。国外货源大规模流入国内沿海市场,主要原因一是我国需求较国外率先恢复,国外疫情期间甲醇需求低迷;二是国外甲醇具有价格优势,进口利润尚可。

 

2021年,国际甲醇市场仍有新装置投产计划。如果能按期投产,那么新增产能将达到435万吨,超过2020年的水平。但根据装置的技术情况和生产利润的变化,实际投产可能不如预期。美国对伊朗、委内瑞拉等国进行贸易制裁,被制裁国对我国的甲醇出口大幅增加。虽然伊朗2020年8月公布的秋检计划不多,但Kaveh年产能230万吨、ZPC1#165万吨和busher165万吨的装置四季度频繁检修,证明秋检的惯性仍在。2020年上半年由于甲醇价格持续低位,中南美减产较为明显,但随着价格在四季度的上涨,中南美装置开工率也逐步回升。结合上述三方面分析,可以认为,2021年我国甲醇进口量将持续增加,预计在1400万吨,但增速下滑至10%。同时,港口供应仍旧过剩,但过剩量有所减少。

 

新增装置投产和停车装置复产拉动消费

 

甲醇需求分为传统需求和新兴需求。传统需求领域包括甲醛、二甲醚、醋酸和MTBE行业,新兴需求领域是煤/甲醇制烯烃和甲醇燃料行业。随着行业转型的深入,甲醇下游市场的消费结构发生了变化。近几年,新兴下游发展迅猛,传统下游发展基本稳定。2020年,煤/甲醇制烯烃行业几乎占甲醇消费的50%,传统需求占比减弱。甲醇燃料是热门话题,但在实际推广应用中还存在诸多问题。所以,需求方面重点关注煤/甲醇制烯烃装置投产、开工及利润情况。

 

传统需求情况

 

甲醇传统下游多为分散、劳动密集型企业,受疫情的影响较甲醇上游及MTO下游更为严重。无论是开工率还是利润,2020年传统下游的情况都不及2019年。截至2020年12月3日,甲醛行业年内平均开工率为20.38%,较2019年下降7.69个百分点。疫情拖累上半年的房地产和基建施工进度,下半年进度略有回升,关注2021年是否出现赶工潮。2020年,MTBE行业平均开工率为46.2%,较2019年下降8.6个百分点。疫情导致原油需求走弱,继而打压MTBE需求,加上国外低价MTBE冲击,2020年MTBE行业开工率下滑不可避免。疫苗落地后,原油需求有望增加。与此同时,二甲醚行业平均开工率为30.66%,较2019年下降2.9个百分点;醋酸行业平均开工率为82.41%,较2019年下降0.31个百分点。利润方面,虽然甲醇价格低迷,但受制于需求收缩,甲醛、MTBE、二甲醚、醋酸行业的利润均较2019年出现较大回落,反过来压制开工率。结合上述分析,预计2021年甲醇传统需求会触底反弹。

 

新兴需求情况

 

煤/甲醇制烯烃近年来已经成为甲醇最大的需求领域。截至2020年年末,CTO/MTO占甲醇需求的比例达到50%。2020年,MTO装置投产不多,只有吉林康奈尔年产能30万吨的装置投产,全年国内总产能为1605万吨。从2021年的投产计划来看,CTO/MTO的投产量为420万吨,基本都是2020年推迟投放的产能。如果按期投产,那么到2021年年末,我国CTO/MTO总产能将达到2025万吨。根据投产计划,甘肃华亭及青海大美装置的投产偏晚,且存在较大不确定性。不过,2021年上半年常州富德、山东大泽、山东华滨的装置计划复产,年产能共计180万吨。整体上,下游装置投产、复产对2021年甲醇需求有一定拉动作用。

 

2020年,CTO/MTO装置月均开工率为81.9%,较2019年提升2个百分点。2019年,由于甲醇价格较2018年大幅下跌,产业链利润向下游转移,CTO/MTO装置的开工率已经处于高位。2020年,开工率更上一层楼。2020年尤其是前三季度,甲醇价格弱势叠加烯烃下游产品强势,产业链利润集中在下游,甲醇制烯烃盘面利润从年初的500元/吨最高涨至8月初的2700元/吨,企业生产积极性高涨。直到8月初,甲醇基本面边际好转,价格反弹,产业链利润才开始再平衡进程。尽管甲醇制烯烃盘面利润回落,但依旧在1500元/吨的水平之上。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,CTO/MTO装置开工率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已经有限。

 

我们通过CTO/MTO装置的开工率来倒推甲醇需求:2020年,CTO/MTO装置整体开工率在81.9%,按照1605万吨的CTO/MTO年产能、1:3的甲醇消耗量以及50%的需求占比计算,2020年甲醇需求量在7900万吨。2021年,CTO/MTO装置新增装置有限,且开工率已经处于高位,甲醇需求量预计在8170万吨。

 

甲醇市场供过于求问题有望大幅度缓解

 

由于整体供过于求,2020年,甲醇港口库存和内地库存都处于高位。甲醇上游以大型装置为主,而下游属于分散、密集型产业,下游受到疫情的影响更大一些,甲醇需求因而大幅萎缩。国外企业积极出口,甲醇大量涌至我国港口,导致沿海进口增量远超华东需求增量。直到2020年8月初,港口才开始去库存。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9日,国内港口甲醇库存为107.62万吨,较2019年同期高出15.43万吨,去库形势依然严峻。2020年年底,太仓部分罐区仓储费维持在3元/吨/天,2021年在进口量庞大的背景下,可能出现罐容紧张问题。

 

2019年,由于进口量和港口库存持续高位,甲醇市场呈现供过于求格局,全年供应过剩18万吨,价格重心下移。2020年,疫情导致传统需求不振,国内产量及进口量充足,甲醇供过于求格局加剧,预计过剩94万吨。2021年,新冠疫苗问世,甲醇需求预计复苏,供应过剩幅度将收窄,预计过剩5万吨,基本达到供需平衡,价格重心也将上移。

 

综上所述,2021年,甲醇市场供过于求状况将大幅缓解,加之宏观环境略微向好,甲醇指数重心也将抬升,全年运行区间预计在2000—2700元/吨。此外,港口高库存造成高仓储费,进而导致远月合约高升水,预计2021年甲醇期货市场呈正向态势。

 

来源:期货日报

 

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