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甲醇>信息正文

伊朗产能受限 甲醇库存去化提速

阔途资讯   2021-01-22 14:02:51

1、自2020年12月23日以来,伊朗阿萨鲁耶园区的全部甲醇工厂遭遇限气通知,涉及共计825万吨甲醇产能将降负至60%,仅剩于495万吨产能生产。。

 

2、目前华东地区甲醇现货报价维持在2538元/吨,而甲醇2105合约收盘于2315元/吨一线,基差在近一个月内连续升水,并扩大至223元/吨。近期港口在进口缩量、成本支撑及港口去库等利好支撑下,甲醇现货及近月纸货基差均表现偏强。

 

3、2018-2020年伊朗甲醇新增产能较多,且装置向大型化方向发展。据统计,2018-2020年伊朗甲醇产能年均扩张增速达36%,预计2021年甲醇新增产能有望达到330万吨(其中Sabalan 的165万吨和Dena 的165万吨),同比增长27%。

 

4、到了冬季伊朗部分装置会降负甚至停车来保证民生用气。一般来讲,伊朗的天气在1月份是极度寒冷的。从2020年年初情况来看,最低温度跌破0℃时,伊朗国内天然气对甲醇装置开始限气,但温度回升至5℃以上,甲醇企业才会逐渐复工。

 

5、2020年四季度以来,由于非伊装置的大量检修,使得伊朗货月进口量达到了70万吨的水平,占比也提升至70%以上。如果2021年伊朗因限气导致甲醇外出显著降低,无疑会减少对中国甲醇的出口量。

 

6、如果后续限气政策进一步严格至全部甲醇工厂停车。那么甲醇装置开车时间或将在2021年2月底3月初,这意味着在限气的2个月内,伊朗甲醇产量或减少120万吨,预计中国2-3月份,伊朗甲醇出口至中国的船货将减少100万吨以上。

 

7、展望后市,笔者认为,未来两个月内中国港口甲醇库存压力有限,船货到港预期不强,华东和华南港口甲醇库存量有望回落至65-70万吨,去化速度有望加快。

 

8、预计1季度中国的甲醇进口量反而较往年要少,扭转了市场预期,我国港口甲醇库存压力将缓解,库存去化有望提速。内外部供需结构变化下华东地区甲醇表现会很强势,扩大基差水平,刺激期货盘面甲醇价格止跌企稳,有望迎来一轮反弹。

 

一、伊朗天然气制甲醇遭限气冲击

 

自2020年12月23日以来,伊朗阿萨鲁耶园区的全部甲醇工厂遭遇限气通知,涉及共计825万吨甲醇产能将降负至60%,仅剩于495万吨产能生产。导致这一现象发生的背后原因是,伊朗天气太冷引发该国的天然气公司为了保障民用需求,暂停向甲醇工厂供气,导致天然气制甲醇装置被迫停产。目前伊朗天然气公司表态,后续限气政策或将进一步严格至全部甲醇工厂停车。如果全停,开车时间或将在2021年2月底3月初,影响甲醇产量减少120万吨。这意味着中国甲醇进口量在2-3个月减少120万吨,中国甲醇港口库存会逐步下滑至6-80万吨,甲醇港口库存面临干涸局面。

 

二、近期国内甲醇期货走势回顾

 

步入2020年12月下旬以来,国内甲醇期货2105合约在上攻至2562元/吨一线后,涨势逐渐衰减,期价迎来振荡回落的走势。经历一个月的下跌行情以后,截止本周三(2021年1月20日),甲醇2105合约回落至2275-2330元/吨区间内。目前华东地区甲醇现货报价维持在2538元/吨,而甲醇2105合约收盘于2276元/吨一线,基差在近一个月内连续升水,并扩大至262元/吨。近期港口在进口缩量、成本支撑及港口去库等利好支撑下,甲醇现货及近月纸货基差均表现偏强。而内地则整体相对偏弱,供需转弱预期下,产区甲醇报价整体调整节奏持续谨慎。与此同时,2021年上半年国内甲醇新增产能投放较多,远期供应压力较大,而近期伊朗天然气制甲醇原料受限,未来外部货源到港量下降无疑将导致近月(2102合约与2103合约)及现货甲醇报价继续维持坚挺态势。目前甲醇期货各合约呈现back结构,远月贴水模式尚难改变。

 

三、伊朗天然气制甲醇产能分析

 

众所周知,全球甲醇装置产能主要集中在中国、伊朗、美国、沙特等国家。其中我国甲醇产能在2019年底达到8802万吨,位居全球第一,产能占比为58.37%。其次是伊朗,产能为899.5万吨,占比达5.97%。美国甲醇产能在全球市场占据第三,合计为760.5万吨,占比达5.04%。

 

近些年来,伊朗的甲醇产能陆续释放,生产装置转向大型化方向发展。由于伊朗天然气资源丰富,工艺均为天然气制甲醇,成本相对较低。在2018年以前,伊朗甲醇生产装置主要有KPC 66万吨/年、FPC100万吨/年和ZPC330万吨/年三套装置。2018年之前产能高峰出现在2007年ZPC330万吨/年装置的投产,之后产能在2018年开始迎来爆发。2018-2020年伊朗甲醇新增产能较多,且装置向大型化方向发展。据统计,2018-2020年伊朗甲醇产能年均扩张增速达36%,预计2021年甲醇新增产能有望达到330万吨(其中Sabalan 的165万吨和Dena 的165万吨),同比增长27%。

 

四、低温气候诱发伊朗天然气限气

 

跟据历史统计数据发现,每年12月至次年2月是伊朗平均气温最低的时候,而2020年四季度平均气温要低于往年。由于近些年来,伊朗国内甲醇产能不断释放,对于天然气需求日趋旺盛,导致天然气供应富余量下降,甚至还会出现紧张态势。到了冬季伊朗部分装置会降负甚至停车来保证民生用气。一般来讲,伊朗的天气在1月份是极度寒冷的。从2020年年初情况来看,最低温度跌破0℃时,伊朗国内天然气对甲醇装置开始限气,但温度回升至5℃以上,甲醇企业才会逐渐复工。换言之,只有当伊朗结束低温天气,该国天然气需求旺季趋于尾声,那么民用这部分增量需求消失以后,才有富余量来满足工业需求,届时天然气制甲醇才能获得原料供应。

 

从近期的天气情况看,2021年1月份伊朗较难结束限气,预计2月中下旬至3月恢复甲醇企业天然气正常供应的可能性比较大,3月份恢复正常供应的确定性最高。由此来看,由于低温气候导致伊朗天然气供应紧张,引发天然气制甲醇降负荷的事件驱动周期有望维持1.5-2个月。

 

五、回顾2020年一季度伊朗限气带来的影响

 

回顾历史发现,2020年1月13日伊朗国内采取限气措施,波及产能有ZPC 2#165万吨/年、Marjan165万吨/年和Kaveh 230万吨/年。因天然气供应紧张诱发总计560万吨的甲醇产能被迫降低负荷,受影响的规模占伊朗该国甲醇总产能的63%。步入2月中旬以后,伊朗国内天气转暖,甲醇企业陆续复工,到2月底,甲醇装置开工率才重回6成以上。从伊朗国内甲醇企业开工率来看,自2020年1月13日限气开始,该国甲醇装置开工率从42%下滑至14%。2020年2月13日逐渐恢复,开工率回升至33%;至2月底,装置大都恢复到正常负荷,开工率为64%。

 

受限气带来的负面影响,甲醇企业开工率走势引发产量及对外发货量明显萎缩。据统计,2020年一季度我国对于伊朗甲醇货进口量为100万吨,相比平均水平少了60万吨;开工率为38%,相比平均减少16个百分点。由于近几年,伊朗甲醇装置不断投产,产能的不断释放及较低的成本优势,使得其出口至中国的量不断提升。据估算,2020年四季度以来,由于非伊装置的大量检修,使得伊朗货月进口量达到了70万吨的水平,占比也提升至70%以上。如果2021年伊朗因限气导致甲醇外出显著降低,无疑会减少对中国甲醇的出口量。受此影响,2020年1月,国内甲醇期货主力合约大幅收涨3.07%,而2019年1月,国内甲醇期货主力合约也上涨5.57%。

 

六、2021年一季度伊朗限气评估

 

与去年相比,目前已经确定检修计划的装置仍然是ZPC、Marjan以及Kaveh三套装置,KPC与FPC装置负荷通常较为稳定,而Busher一直维持半负荷运行;Kimiya目前降负至七成负荷。所以总体来看,仍需关注Busher和Kimiya两套装置的后续运行情况,限气对其影响会决定伊朗产量及到中国的发货量。考虑到冬季严寒依然存在,伊朗甲醇装置开工负荷仍处于降低阶段,而伊朗作为中国甲醇最大的来源国,(国外主要是天然气制甲醇,伊朗最便宜,伊朗占我国进口约40%。国内主要是煤制甲醇,占比70%。)该国甲醇装置降负荷,甚至停产,会对我国进口量形成较大影响,据估算,此次,伊朗阿萨鲁耶园区的全部甲醇工厂共计825万吨在2020年12月23日因限气降幅至60%负荷生产,如果后续限气政策进一步严格至全部甲醇工厂停车。那么甲醇装置开车时间或将在2021年2月底3月初,这意味着在限气的2个月内,伊朗甲醇产量或减少120万吨,预计中国2-3月份,伊朗甲醇出口至中国的船货将减少100万吨以上。考虑到东南亚大约有241万吨装置停车检修,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亦有多套装置停车检修,因此国外甲醇产量后期将有所减少。换言之,未来两个月我国进口甲醇难有增量提升,从而对甲醇平衡表形成较大影响。

 

七、中国港口甲醇库存去化有望提速

 

近期国内甲醇市场区域性行情明显,港口表现强于内地。内地供需压力暂显,主要因为部分地区甲醛等下游装置或陆续停工缩量,河北疫情影响东西部运费及套利,运费不排除继续上涨可能,进而压制上游市场定价。港口方面则维持期现联动,未来一个多月进口到港量多为终端到货,社会库到港量依然有限,去库压力大幅减轻,去化节奏有望提速,短期对港口甲醇市场报价存在一定支撑。据显示,港口方面,截止1月中旬,江苏现货出罐围绕2470-2500元/吨,宁波甲醇现货出罐围绕2550-2570元/吨。内地市场方面,苏北甲醇市场出货重心2350-2370元/吨,安徽甲醇市场出货围绕2330-2400元/吨。

 

据显示,2020年12月份甲醇进口量在102.39万吨,较11月下降8.29万吨,跌幅在7.49%。对于2021年1月、2月份,预计进口量仍将维持较低状态。截至2021年1月14日,我国华东和华南地区港口甲醇库存合计为77.40万吨,周环比10.75万吨,月环比下降0.69万吨。展望后市,笔者认为,未来两个月内中国港口甲醇库存压力有限,船货到港预期不强,华东和华南港口甲醇库存量有望回落至65-70万吨,去化速度有望加快。背后原因有两方面:其一、目前国内甲醇到岸价307.5美元/吨,而东南亚价格372.5美元/吨,欧洲425美元/吨,均大幅高于国内甲醇进口到岸价,存在套利空间,因此非伊朗船货大多愿意去往中国以外高价区域获利,改港及直接前往的船货持续增多。其二、1月到港的非伊船货开始缩减。预估1月份甲醇进口量在98万―101万吨。而2月份中国甲醇进口量依然难有明显增量,国外部分高价区域提前直接或者间接采买2月份进口货物,导致2月份中国非伊甲醇到港量仍旧处于相对紧缩的状态。

 

八、总结

 

综上来看,受益于伊朗天气转冷,民用天然气需求猛增,挤占了工业用甲醇需求,甲醇装置负荷降低,有望将减少120万吨左右的产出,进而压缩未来2-3月份对中国的出口量。叠加欧美国家甲醇到岸价均高于我国到岸价,中国外部甲醇供应压力料持续减轻。预计1季度中国的甲醇进口量反而较往年要少,扭转了市场预期,我国港口甲醇库存压力将缓解,库存去化有望提速。内外部供需结构变化下华东地区甲醇表现会很强势,扩大基差水平,支撑期货盘面甲醇价格止跌企稳。

 

来源:宝城期货

 

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